俄罗斯在马里乌波尔:阅兵易,“成功”难

今日已是5月9日欧洲成功日,是俄罗斯宣告乌克兰战役“第二阶段”的“成功节点”。不管对这场战役的性质作何观点,绝大多数客观、理性的观察者时至今日都不得不供认,继2月24日战役爆建议“八路分兵、犁庭扫穴、志在速胜全胜”的“第一阶段”后,“集中兵力、拿下顿巴斯”的“第二阶段”也严峻受阻,早早宣告的5月9日莫斯科“成功日大阅兵”,注定将以一个难言成功、乏人助威(据信或许仅有叙利亚等极少数国家派团参加阅兵)的局面写入史书。关于不管方方面面贰言,固执发起这场“特别军事行动”的俄罗斯及其总统普京(Vladimir Putin)而言,“成功日无成功”明显是无法接受之重,为此他力求采纳一系列补救措施,给“成功日”增加一些成功气氛,其中最夺目、也最具戏剧性的,莫过于宣告将在已被浑然一体废墟的乌克兰马里乌波尔城举办“成功阅兵”。由于顿涅茨克、卢甘斯克两区域自2014年起就被亲俄实力割据,马里乌波尔城对乌克兰而言早便是一座孤悬敌后的危城,自开战第一天就遭到绝对优势俄军及其各路跟随实力装备陆地三面、海上一面的攻击,苦战两个多月后,现在守军已退守钢铁厂地下部分等终究据点,早已不成其城市的城市外表大部为俄军及其跟随装备操控,在这种局势下,举办一次足以照耀镜头的阅兵,即使关于俄罗斯这架已嫌陈腐的军事机器而言,也绝非什么难事。但俄罗斯及此场战役发起者所真实寻求的并非阅兵,而是“成功”。很明显,不管“第一阶段”的方针——促进北约中止东扩并退出1997年之后在前苏联实力范围的军事存在,让整个乌克兰对俄彻底屈从依从,仍是“第二阶段”的方针——吞并整个顿巴斯和乌克兰东部,现在都未能在“成功日”降临之际完成,乃至,俄军至今也未能彻底占据其已几回声称“24小时内即可占据”的马里乌波尔城,这座城市已反抗了60天以上,远远超越巨大卫国战役时期乌克兰首都基辅的据守时刻(从合围到凹陷共33天)。公私分明,和每次战役类似的是,此次乌克兰战役两边都出于各种意图夸大本方战果,降低对手战绩,“喜讯”或“英豪事迹”中“水分”都不少,以乌克兰为例,开战后所刻画的第一个“英豪集体形象”——蛇岛竖中指守军,就颇多“战绩泡沫”(守军竖中指有之,以弱敌强有之,但并未“壮烈战死”而是终究被俘了),但随后战事整体的开展明显更符合乌方、而非俄方的叙事版别,因而这个漏洞多多的“战斗故事”非但未曾因上述漏洞的水落石出而褪色,相反却持续被广为传达(乌方发行的纪念邮票因作为布景的“莫斯科”号巡洋舰在邮票发行来日被击沉,竟成了囤积居奇的“网红产品”)。反观俄方,即使精心组织了一场马里乌波尔城内占据区的“成功阅兵秀”,并极力将之在镜头下演绎得美轮美奂,都恐难以达到相同作用:道理很简单,经过马里乌波尔的两个月苦战,乌克兰方面大体完成了争夺战略时刻、空间,交换其它阵线主动权的意图,乌方在西线已根本脱困,在哈尔科夫、伊久姆乃至赫尔松等战场态势也大有改进,而俄方非但在“大地图”上难夸战绩,详细到马里乌波尔“小地图”,也是“喜讯频传、但频频跳票”,这就不能不令其煞费苦心的“马里乌波尔成功阅兵秀”,因“有阅兵无成功”而作用减色。不仅如此,俄在马里乌波尔城夸耀武力,是计划给谁看?俄罗斯人?他们真的乐于看到一场“手足相残”后的废墟(战前马里乌波尔居民9成说俄语),或真的赏识在“十围五攻”两月有余后没有悉数占据的一座对方孤城残骸上所展现的“成功”?乌克兰人?两个多月全面进攻所未能撼动的反抗毅力,会由于一场没有“成功”的“成功阅兵”而被炸毁么?国际社会?现在有几个主权国家不供认马里乌波尔是乌克兰的疆域,或许,有几个主权国家会在这样一次没有“成功”的“成功阅兵”后这样做?马里乌波尔城居民?他们或已填埋沟壑,或已离乡背井,家乡被毁,亲人罹难,他们会赏识这场“成功阅兵”,仍是会感谢这些“成功者”、“解放者”?一次世界大战完毕之际,法国不管一些有识之士劝止,固执在巴黎郊区贡比涅森林一节精心安排的火车车厢,安置并重办了极富侮辱颜色的德国战胜签字仪式;20多年后的二战之初,当纳粹席卷法国、迫使后者退出战役时,希特勒(Adolf Hitler)依样画葫芦地重演了一次针对法国的“贡比涅森林侮辱”,乃至从车厢到桌布的一切“道具”都原封不动照搬。然而这千篇一律的两次心情发泄,却都酿成了“积累仇视值”的深远后患,和现在世人周知的悲痛前史结果。前事不忘后事之师,关于两个本应以平和方法处理不合对立的几百年“兄弟之邦”,关于一场从一开端就不应产生的战役,可以说,烽火一日不熄,战祸便一日不止,两国及其公民就都是这场战役的输家,5月9日也好,其它任何“纪念日”也罢,都将注定“只见阅兵、不见成功”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fitfoodtrainer.com